• 元代诗酒探微

    时间:2013-07-16 12:11:16 | 来源:华夏藏酒网 | 点击:656


      有元一代名族压迫深重,社会等级森严,对知识分子来说是一个苦闷的时代。尤其汉族文化文人更是入仕难,宦途险,即便官位较高,也难握实权。因此,元代士林的普遍风尚是逃避或厌弃官场。或甘于半官半隐、以城为乡的安定环境;或耽于放任纵逸、怡情适性的物质生活;或乐于荡佚礼法、崇尚自我的精神追求。凡此种种在酒诗中体现得尤为突出。“京师二十载,酒中有深欢。大雨即闭户,朔风尝解鞍。”(袁桷《饮酒杂诗》)诗人居官于朝,却寻欢于酒,遇风雨之日,便闭户轰饮,可见对仕途的态度及当时的心境如何了。“曾笑三闾不解游,移家欲向曲城头。人酣方外洪荒梦,谁识城中富贵愁。”(谢宗可《醉乡》)这是把醉乡曲城作为精神的逋逃薮,也许为了排遣心中的块垒,抑或感愤世事的浑浊。然而,逃避现实恰恰是执着现实、入仕无门的一种反驳。

      外湖里湖花正开,风情满意看花来。

      白银大翁贮名酒,翠羽小车歌落梅。

      身外功名真土苴,古来贤圣尽尘埃。

      韶光如此不一醉,百岁好怀能几回。

      这首诗寓情于酒,感物伤时,充满了渗透人生、以诗酒自娱的情趣。不过诗人所追求的并非陶渊明那种物我两忘、形神相亲的境界,而是陶醉于华美的器物、爽心的琼浆,以求官能上的快意、精神上的满足。黄庚的《醉时歌》虽效仿陆游《江楼吹笛饮酒大醉中作》一诗,却能写出他不囿于世俗、不拘于礼法的个性:“九州封域如许大,仅能著我胸中愁。浇愁须是如渑酒,曲波酿尽银河流。……大呼洪崖拉浮丘,飞上昆仑山顶头。下视尘寰一培楼,挥斥八极逍遥游。”诗中塑造了一个可以回天斡地、隘视九州、挥斥八极的自我形象。这一形象正是诗人心造的幻影,昭示了对自身价值的充分肯定,并具有一定的反传统色彩。

      在元代的酒诗中,还可以领略异族的风情。许有壬《上京十咏》之一便是咏《马酒》,刘因也曾题咏《黑马酒》。马酒,又称挏马酒或挏酒。这种酒是用挤出来的马乳为原料,将其放在一定的容器内人工撞挏而成。汉时已能用马乳挏制,只是在元朝的酒诗中才见到对其直接题咏:“味似融甘露,香凝酿醴泉。新醅撞重白,绝品挹清玄。”(许有壬《马酒》)从这类诗中,足见当时挏制和饮用马酒之风已相当普遍。

     


    转载注明:华夏藏酒网(www.hxc9.com)

    上一篇: 谈明清之际止酒诗的特色
    下一篇: 酒载舴艋舟-李清照与酒
    在线客服:有问题咨询我 有问题咨询我 财务客服:有问题咨询我 服务时间:09:00 - 20:00 服务电话: 400 045 6989
    主办单位:黑龙江龙之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备案编号:黑ICP备12001331号

    线

    咨询客服
    有问题咨询我
    理财客服
    有问题咨询我
    关闭
     
   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